Global Economics 全球經濟 本文來自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
通脹真的回來了


""


從離開中國工廠的貨物到歐美加油站的汽、柴油,物價終於開始上漲了。

多年來,中央銀行家們一直在擔憂通貨緊縮(即物價持續下跌),並採取了負利率等多種非常規手段來遏制通縮。現在,由於石油和鐵礦石等關鍵大宗商品的價格上升,以及美國的樂觀情緒(認為特朗普政府的減稅和政府支出將幫助推升需求、工資和投資水平),全球經濟正得到提振。

在德國,12月物價漲幅躍升了一個百分點,達到1.7%,創下自歐元創立以來的最大漲幅。這幫助推動單一貨幣歐元區的通脹超出了經濟學家的預期,達到2013年以來的最快速度。

Marketfield資產管理公司行政總裁肖歐爾(Michael Shaoul)寫信給客戶說:「我們相信,近年來蔓延全球的通縮壓力在2016年結束了。」適度的通脹讓借款人更容易償還現有債務,因為它有效地降低了他們所欠債務的價值。滙豐銀行在其最新的季度全球預測中表示,今年和明年經濟增長率和通脹率都將上升。該銀行預測,發達經濟體的通脹率將為1.9%。自2012年以來,通脹一直未能達到這一水平。

1990年開始,日本經濟繁榮結束,開始進入漫長而緩慢的衰退,自那以後,日本一直在努力扭轉通縮。日本央行的決策者越來越相信,全球復甦將提高日本商品和服務的需求,從而有助於日本戰勝通縮。「我預計今年日本將在終結通縮的道路上向前邁出一大步,」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在日本銀行家協會於東京舉行的新年晚會上說道。

對於通脹最終將有多高,分析師們意見不一。在一種情況下,政治風險(從特朗普的魯莽行動到英國退歐的拙劣處理)嚇壞了企業和消費者,以至於物價上漲不能帶來更高的工資和更多投資。滙豐銀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亨利(Janet Henry)表示,「金融市場的一些樂觀情緒是合理的,但政治和政策風險仍然存在,事實可能證明全球通脹的抬升是短暫的。」

根據12月會議紀要,美聯儲的聯邦監督市場委員會(FOMC)正在監測通脹率上升超過預期的跡象。1月4日發佈的這份會議紀要中寫道:「委員會可能需要比目前預期更快地速度來提高聯邦基金利率。」該紀要還強調,公共支出、減稅和貿易政策的前景尚不確定,目前的經濟狀況只允許逐步加息。

懷疑者認為,最近公佈的通脹抬升反映的是大宗商品價格從低點反彈,而不是房屋和消費支出等基本面的復甦。渣打銀行駐新加坡的亞洲首席經濟學家戴維(David Mann)說:「我們懷疑通脹的反彈是否會帶來持久的影響。」

在歐元區,失業率接近10%,很難想像通脹的上升會轉化為強勁的工資增長,從而創造一個支出、投資和增長的良性循環。這意味著,雖然主要的價格收益指數可能接近歐洲央行每年接近2%的目標,但「核心」通脹率(不包括能源和食品價格)可能會停留在目前的水平,即大約只有1%。

法興銀行駐倫敦的經濟學家安南科夫(Anatoli Annenkov)表示:「結構性復甦仍將持續很長時間。」雖然歐元區已證明,它可以應對中國經濟放緩、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等種種威脅,但後者的影響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會顯現。

不是所有的通脹都是好的。在價格快速上漲的經濟體,最初的影響可能是消費者推遲購買,縮減支出,從而抑制企業的利潤。央行將需要謹慎行事。應對通脹上升時,加息過快可能會阻礙增長。如果將利率保持在過低水平,他們可能面臨來自儲戶的憤怒,因為儲戶們看到其獲得的存款利息未能跟上價格上漲的速度。德國領先的報紙《圖片報》(Bild)在1月5日向歐洲央行發出呼籲:「加息吧!」

另一個可能阻礙全球通脹提速的因素是,特朗普曾承諾通過懲罰性關稅和其他措施來縮小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此類措施可能會打擊到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使其剛剛開始的通脹拉動型復甦止步。IHS Markit駐新加坡的亞太首席經濟學家比斯瓦(Rajiv Biswas)說,「通脹前景的下行風險可能來自中國經濟硬著陸」,這可能導致世界大宗商品價格再次下跌。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在12月份總結了他很多同行的觀點:「通縮的風險基本消失了。然而,不確定性仍然大量存在。不確定性到處都是。」――Enda Curran、Jeff Black、Jeanna Smialek;譯 永年


《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年度上市企業官方網站: www.bbwhkevent.com

《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Facebook主頁https://www.facebook.com/bbwhk